一、遥远之地的异象


  举目向田观看,庄稼已经熟了,可以收割了。(约4:35)
  我可以差遣谁呢?谁肯为我们去呢?(赛6:8)

  在灿烂的阳光下,辽阔的麦田一望无际。微风吹来,那成熟了的金黄色的麦穗如波浪滚滚,啷啷有声。在麦田中,有许多戴着红缨帽、梳着长辫子、身穿各色布长褂的人,在时隐时现地走动。他们的人多得无法计数。正当她觉得稀奇,要上前与他们说话时,却忽然醒了,原来是一个梦。梦中的景象令她忧喜交加。忧的是她现在隐约觉得主在告诉她,要她到陌生的异国他乡去传扬福音;喜的是萦绕多日不能明白的呼召现在有了方向。

  这异梦的时间约在公元1885年。

  她(中文名郭传诚)生长在英国皇宫里,她的父亲在朝中担任要职,哥哥是英国军队中的将军。她全家虽然富有,但因受教会在全国复兴的影响,都是虔诚敬畏神的。郭姐妹从17岁在一次祷告中被圣灵感动、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为她流血舍命的主耶稣之后,心中一直被一种奇妙的爱所吸引。如此十年过去了。主一直预备着她的心,现在向她启示,要告诉她当走的路。

  当时的英国由举世闻名的女王维多利亚(1819-1901,她18岁登基)执政。她在位期间,英国的繁荣达到顶峰,称为“日不落帝国”。福音的广传和属灵的敬虔,更使这种繁荣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(1918年)。女王执政时,英国的礼拜天除了教堂的钟声之外,再也听不见别的噪音。当别人问她“英国为何如此复兴”时,这位敬畏神的女王谦逊地走下皇位宝座,恭敬地捧起圣经说:“全赖于它。”在此之际,英国的圣徒们向海外传扬福音的运动,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潮。他们当中影响最大的是到中国传道的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(1832-1905,1854年来华)和去非洲传道的李文斯敦。

  她已经知道梦中所见的是什么人了。皇宫中有学识的长辈们告诉她:这些戴红缨帽、梳着长辫子、身穿布长褂的人,是远在东方的中国人。这个国家的百姓崇拜偶像,生活困苦。由此梦引起的忧虑使郭姐妹睡卧不安、茶饭不香。为了拯救中国罪人的灵魂,她巴不得立刻插翅飞往中国。但是,一个有丰富美好的家乡、出身宫廷贵族的纤弱女子,怎能远离本国、只身到人地生疏且又贫穷艰难的异国去呢?心情不安的波涛与那梦中麦田的波浪,在她心中交织在一起。可是,她生性安静、少言,不肯把自己还未清楚的事告诉父母。就连十年前的奉献,她也未曾告诉。

  一年前,正当她在祷告的时候,主的呼召清楚地临到她:“我可以差谁去呢?谁肯为我们去呢?”她因为生长在富贵家庭,生活优裕,所以并没有真心考虑过远涉重洋去他乡;而现在,主既然如此明显地告诉她当去的地方,她还有什么可推诿的呢?因为心中痛苦的交战,她现在只有向主暗暗祈求:“由于人生前途事关重大,自己一直不能轻易地做出决定。”主也愿意借这个异象的启示,让他的儿女经过“坐下算计”,到“自己情愿”的时候(路14:28;歌2:7),才把他的心意向他心爱的儿女显明。经过了几天的挣扎,郭姐妹蒙主怜悯,终于得胜了。十年前的圣灵浇灌、今日麦田的梦境、心中被主的爱吸引──她还有什么理由再拒绝神的呼召呢?!

  主所爱的女儿没有迟延,立即把自己将往中国的意愿告诉了父母。这期间她的家庭中兴起了多少风波和忧伤,我们可想而知。但这毕竟是个敬畏神的家庭,并没有发生很不愉快的事。更何况本国在戴德生弟兄前后,已有许多忠心的基督徒赶赴中国,因着神的怜悯,在十九世纪的中国开了传道的门。所以,郭姐妹从花园里得神的呼召,到她只身乘船出发来中国,前后只经过了短短四天的时间。

  离开骨肉亲人时,虽然有千言万语值得纪念,但感人最深的,莫过于郭姐妹向父母和兄妹们所说的最后一句话:“爸爸、妈妈,天堂再相会!”她知道,若非如此向亲人决断地告别,她会“扶着犁向后看”(路9:62),就不能象路得一样,说出“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”的话(得1:17)而走到圣路的终点!

  经过多少天远涉重洋的海上生活,日夜思念的中国──上海码头已经隐约在望。郭姐妹泪眼模糊,心潮起伏,欢喜、忧虑和胆怯,如大海的狂涛冲击着她的心灵,久久不能平静。她向主祷告说:“主啊!感谢你带领我来到中国。但你知道我是多么软弱,不晓得前面的路当怎样行。主啊!求你再带领我、引导我。”

  船到了码头,郭姐妹那迫切的祷告和心中的呼吁还没有结束。信实的神从没有忘记他心爱的儿女,他的耳也垂听他(她)们的祷告。就在郭姐妹从船上跳下的一刹那,从另一条舷梯上也走下一位来自英国的姐妹。她就是比郭姐妹小十岁的林姑娘,也是蒙主呼召来中国传福音的。虽然她们同船而来,神却没有使她们在船上见面,却要叫她们在孤单中寻求、祷告,学习亲近他,并要她们更深地知道他眷顾的凭据。

  在陌生的异国遇见主内的同胞姐妹,她们的欢喜和激动真是难以形容。两人抱在一起,手拉着手,不愿放开。即刻,郭姐妹从与主交通的灵中已经知道,这位林姐妹就是她的同工,是主为她在最需要的时候预备的,因为郭姐妹本人出身名门望族,从来没有操持过各样缝洗烹调之类的家务。她们俩,一位是经过深造、大有学问和才思的名门闺秀;一位是有极大爱心的“马大”(参路9:38-42)。二人自此相爱相伴五十年,直到林姐妹先于郭姐妹在中国去世。

  林姐妹一生兢兢业业,为着中国千万罪人的灵魂,为她所爱戴的属灵母亲郭姐妹,在中国走完了她一生最后的一步路!林姐妹去世后,下葬在上海西国传教士公墓里。葬礼感人泪下。英国传教士弟兄扛抬棺木,众多信徒排着长队送殡。坟墓用水泥板围成。当棺木放好时,弟兄们将一束束鲜花放在棺木上,然后覆土,以示想念和春华常在,又表示着将来主再临时,预愿她复活仍如鲜花般美丽。在众人最后一次向遗体告别的祷告中,许多曾经受过林姑娘爱心服事的弟兄姐妹无不失声痛哭。这位在青春年华时来中国的林姑娘的骸骨,和许多劳苦一生并死在中国的众圣徒的骸骨一起,静静地埋在中国的黄土下,等候着福音在中国的大复兴,等候着她一生爱戴和服事的主耶稣第二次来临。

 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,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。(诗126:6)



目录      下一篇